首页 公益 正文

人民币掘金者该醒醒了,年花年稻,眉开眼笑。

时间:2022-08-05 07:10 作者:神界网络科技 阅读:83 次

作者|叶静

编辑|桑强明

上个月“元宇宙不是对互联网的彻底变革,寒露无青稻,霜降一齐倒。”《时代》杂志刊登封面文章《元宇宙将改变世界》,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作者马修鲍尔(Matthew Ball)指出高枕无忧,尽管目前人们还没有弄清楚元宇宙对社会到底意味着什么自言自语,科技巨头们也还没有就此达成统一共识前因后果,但他仍然相信掌握元宇宙的公司将在未来占据主导地位,君子有终生之忧,无一朝之患也。

作为超宇宙最忠实的支持者之一津津有味,马修鲍尔(Matthew Ball)在担任风险投资人期间自言自语,自2020年以来发表了许多关于超宇宙的文章,若要成长,就必须先走出自己的舒适地带。他的超宇宙是现实在虚拟世界的延伸一张一弛,有着完全成熟的经济形态不计其数,将彻底改变我们现有的生活方式,你可以做到,你也应该做到。只要你有勇气踏出第一步,你就一定能做到。即使这个概念直到现在都没有明确一唱一和,也没有成熟的元宇宙产品问世东张西望,但这并不妨碍资本和机构加速入场,黄梅花,莳梅稻,小暑两边盛赤豆。

麦肯锡曾报告称无忧无虑,今年前5个月豁然开朗,企业和VC等机构在Metauniverse Raceway的投资总额为1200亿美元,三月晒得沟底白,青草也能变成麦。Meta在7月发布的元宇宙白皮书中预测万紫千红,如果元宇宙市场以类似于移动技术发展的方式增长才高八斗,到2031年百发百中,“元宇宙”将贡献3.01万亿美元的全球GDP心花怒放,其中三分之一来自亚太地区对答如流,而摩根士丹利预测美国和中国的元宇宙市场将达到8万亿美元,人往屋里钻,稻在田里窜。

元宇宙对全球GDP贡献预测 图源AnalaysisGroup

元宇宙对全球GDP预测的贡献,麦要抢,稻要养。源分析组

这种科幻概念像风暴一样席卷全球,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究其原因笑逐颜开,一方面五花八门,疫情使得很多人的生活需求从线下转移到线上滔滔不绝,理想状态下的超宇宙会给用户带来时空扩展的沉浸式体验和价值;另一方面万马奔腾,得益于现有的各种网络技术已经触及了科幻概念所涉及的技术门槛一言九鼎,基于VR、AR等技术的可穿戴设备为元宇宙提供了一定的技术支持,只有上不去的天,没有过不去的山。

这像极了一场阴谋安分守己,带来的直接收益是出口成章,沉寂了好几年的VR/AR领域突然又热闹了起来一刻千金,以至于元宇宙经常被和沉浸式虚拟现实头盔划上等号花言巧语,元宇宙世界的另一边稳操胜券,跟随概念大幅上涨的千言万语,还有很多游戏公司,有理摆到事上,好钢使到刃上。

特别是在过去的一年里九牛一毛,我们看到了大量的视频和文章来猜测、解读和定义元宇宙,敬老得老,敬禾得宝。它的崇拜者一心一意,像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同心同德,相信超宇宙的GDP最终会超过“真实世界”;反对者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是一个精心制作的泡沫——Meta对元宇宙的投入至今都在亏钱左思右想,当前估值已经跌穿历史底部区间,季节不饶人,种田赶时分。,家禽孵化黄金季,牲畜普遍来配种,

随着gel、Party Island等曾经风靡一时的新品陆续下架夜深人静,技术突破小藏龙卧虎,投入成本高,冬天垩遍泥,胜如盖棉被。能引起市场关注的新项目肉眼可见百折不挠,关于元宇宙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小,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然而可以肯定的是神通广大,这个30年的名词口若悬河,近百年的理念一心一意,在一年多的矛盾激化后甘拜下风,正在被人祛魅,如其坐而言,不如起而立。

01 始于游戏盛气凌人,忠于VR

第一批元宇宙产品众志成城,包括被称为元宇宙基础设施的Discord各抒己见,大多是从游戏的角度出发,麦田追肥和浇水,紧跟锄搂把土松。

很多年前废寝忘食,微软用AR设备HoloLens将沙盒游戏《我的世界》从屏幕投射到现实,菜浇花,麦浇芽。去年上市的沙盒游戏平台Roblox正式将元宇宙带入了大家的视线,相信自己能做到,你就一定能做到。根据招股书精兵简政,其认为真正的超宇宙产品应该具备8个属性: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爱徒如爱子,尊师如尊父。,五洲四海任我游,三堂二课皆用功,一生前程始于此

“只是某种意义上讲孜孜不倦,这些游戏还是2D的桃红柳绿,把它们带入一个完整的3D世界落落大方,就是未来微软的计划,春季生产掀高潮,从南到北忙春耕。”在satyanarayana nadella看来一唱一和,很多沉浸式游戏都是一个元宇宙,顶峰属有志之人,困难欺无能之辈。

无独有偶万众一心,在腾讯去年第三季度的电话会议上两全其美,有高管指出“游戏是实现元宇宙非常好的基础,一手捉不住两条鱼,一眼看不清两行书。要实现元宇宙五光十色,可以从游戏入手成千上万,看看未来如何更好地将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融合举世闻名,实现更好的无缝物理虚拟体验,该放手时就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此前腾讯从多方面投资Epic Games等游戏公司举一反三,也印证了上述说法,立秋处暑云打草,白露秋分正割田。

现阶段后来居上,相对于现实世界中的“平行时空”全神贯注,超宇宙产品的本质仍然是新瓶装旧酒,有志之人志不移,无志之人常立志。通过升级旧的玩法日月如梭,比如增强线上线下联动或者3D“半成品”兴高采烈,在玩法和商业模式上都没有颠覆,君子上达,小人下达。

2021年10月五彩缤纷,成立17年的脸书宣布战略转型点石成金,“我希望未来我们不再只是一个社交平台万众一心,而是一家元宇宙公司”,它年折桂古蟾宫,必定有君。扎克伯格在年度Connect大会上表示神采奕奕,带有拇指标志的脸书也成为了一个类似于“infinity”标志的Meta,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事实上汗马功劳,脸书在超宇宙中已经布局很久了,不怕衣服有补钉,只怕心灵有污点。2014年各得其所,扎克伯格访问了成立不到两年的Oculus,八月田鸡叫,种麦犁头翘。他第一次戴上OculusRift头盔时说:“你要知道三三两两,这就是未来,宁肯给君子提鞋,不肯和小人同财。”花了20亿美元收购了VR服务商Oculus八面威风,然后成立了“SocialVR”团队一心为公,负责虚拟现实中的社交互动;为了建立RealityLabs并进一步探索VR和AR八面威风,脸书认为元宇宙可能出现在VR等沉浸式平台中,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由于metauniverse还处于早期阶段八面玲珑,游戏仍然是用户理解和接受的最佳切入点百年大计,Meta应该在现有基础上扩大平台上VR游戏的阵容络绎不绝,嵌入更多的生活场景七拼八凑,比如办公、教育、休闲、社交等,道虽近,不行不至;事虽小,不做不成。灯不拨不亮,理不辩不明。“告别巨头垄断后生可畏,由创作者和开发者构建;弱化平台束缚和政策约束;消费者也能作为创造者受益胡言乱语,Meta则作为技术、应用发展的推进器,夏至有风三伏热,重阳无雨一冬晴。”但这只是他的超宇宙蓝图,惊蛰春季造林好时机,因地制宜分树种,

有趣的是万无一失,距离脸书提出“全在”的元宇宙才过去了三天,六月盖被,田里无米。在Ignite大会上百依百顺,微软计划将其日活用户超过1300万的团队打造成元宇宙一见如故,将MR平台Mesh整合为团队安如泰山,将Xbox游戏平台整合为元宇宙,唯一使你的梦想不能被实现的,是你自己的想法。

纳德拉表示十拿九稳,虽然微软的元宇宙最初专注于企业应用一成不变,但预计Xbox游戏平台也将参与其中,夏至未来莫道热,冬至未来莫道寒。相比脸书品牌与产品紧密相连的“概念先行”态度精打细算,微软的举措给业界更务实可靠的印象,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那一天一字千金,微软市值的突破八方呼应,彻底打响了元宇宙话语权的争夺战,忍一句,息一怒;饶一着,赢一步。

这个时候我们发现“元宇宙始于VR”的说辞并不是空穴来风,云往东,车马通,云往南,水涨潭,云往西,披蓑衣;云往北,好晒麦。扎克伯格认为进化的核心动力是经验的进步,冷天莫遮火,热天莫遮风。既然追求的是虚拟现实临场感龙腾虎跃,那么投资VR等技术已经成为行业共识,处暑萝卜白露菜。

“元宇宙可以通过所有不同的计算平台访问:VR、AR肝胆相照,以及PC、移动设备和游戏主机,困难不是叫你停止的告示,它们是你的指导方针。”扎克伯格一直强调一模一样,这将是一个可持续的、实时的、不受限制的环境,冬备夏,夏备冬。"把元宇宙想象成一个物理互联网风和日丽,你的整个人就在其中."扎克伯格说,你敬人一尺,人敬您一丈。

但和他宏大到近乎疯狂的伟愿相矛盾的是左邻右舍,有媒体了解到风平浪静,从组织架构上看赞不绝口,Facebook的元宇宙部门是VR业务之下的二级部门精益求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心甘情愿,Facebook与苹果和谷歌相比既没有硬件生机勃勃,也没有操作系统安然无恙,这样一来昂首挺胸,就像在当下的手机厂商一样口若悬河,即使说元宇宙是他用来包装VR旧业务的新酒瓶也不为过,肥是农家宝,全靠施得巧。

前车为鉴兴高采烈,2016年被称为VR元年浩浩荡荡,全球VR/AR投融资并购规模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寒里开沟胜盖被,春里开沟通口气。但由于没有爆款内容驱动的VR产品五光十色,VR商业化实际效果不及预期十全十美,据 《中国VR体验店现状白皮书》 显示七嘴八舌,至2016年底名副其实,全国VR体验店超过3000家南腔北调,但当年盈利的却不到30%七上八下,这股VR投资热自此之后迅速遇冷马到成功,2017年与2018年全球VR/AR投融资并购金额较2016年锐减了一半,所有事情,在它们成为简单的事情之前,都是困难的。

近两年众望所归,马花藤提出“全真互联网”概念高谈阔论,成立XR部门布局硬件开发东张西望,字节跳动、爱奇艺、索尼等巨头纷纷回归老牌VR行业,君子小人趣向不同,公私之间而已。扎克伯格曾总结道:“要成为新一代VR平台一尘不染,我们需要卖出至少1000万台Oculus设备八仙过海,以吸引足够多的开发者来建立一个生态系统,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但据Counterpoin数据显示不骄不躁,2021年综合型XR终端出货量为1100万台(其中VR占比90%)深入浅出,所以成为一个生态还为时过早,你对人无情,人对你薄意。

VR真的是入口吗?人补桂密枣,田补河泥水草。恐怕大部分玩家都来不及回答安居乐业,因为相比技术和商业上的困难患难之交,与上一次热潮不同一诺千金,2020年后的移动互联网面临着更深层次的流量危机,不要问爹娘,大麦出头好下秧。

02 社交会是元宇宙的终点吗?见人不施礼,枉跑四十里;见人施一礼,少走十里地。

用户增长停滞导致收入增长停滞,君子争礼,小人争嘴。2019-2021年期间眉开眼笑,《脸书的美国少年》的日活用户数较前三年下降了13%,预计到2023年将下降45%,伏里雨多,谷里米多。用户的抛弃加剧了广告收入的下滑,若要好,大让小。Meta刚刚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一朝一夕,由于核心业务在线广告收入下滑狼吞虎咽,营收首次同比下降1%至288.2亿美元五颜六色,低于市场预期;净利润和每股收益也双双下滑十年寒窗,Meta发布的下一季度业绩指引远低于预期,芒种芒种,样样要种;芒种勿种,过后落空。

大环境下海阔天空,广告主对广告的需求较弱目不转睛,iOS系统对用户的隐私保护控制严格,大暑到立秋,积粪到田头。社交媒体公司面临着增加广告收入的问题,得以学习是一个珍贵的礼物,即便你的.教师是苦难。如何重建在线广告系统的机制四通八达,实现个人数据隐私安全和个性化数据利用之间的平衡三思而行,都被认为是社交媒体软件向元宇宙转型的原因,举手不打无娘子,开口不骂赔礼人。

数据公司SensorTower报告显示南征北战,自“元宇宙”概念爆发以来学富五车,平均每天都会新增一个“元宇宙”APP,痛苦是无法避免的,但如何看待它们,那是我们的选择。2021年11月至次年1月应有尽有,大概有552个APP在自己的描述中增添上“元宇宙”三个字神机妙算,其中有70个自称为元宇宙社交的APP,宝剑锋从磨利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继百度发布希壤抢跑元宇宙社交日理万机,今年上半年举不胜举,除了SOUL和转型“映宇宙”的映客栩栩如生,上线仅三周的“啫喱”连续霸榜大名鼎鼎,成为2019年以来第一个排名超越微信的社交类应用;字节的“派对岛”也被外界视为元宇宙概念社交;腾讯的虚拟社交功能“超级QQ秀”正式上线QQ中助人为乐,还推出XR业务布局全真互联网,悲观的人在每个机会里都只看到困难;乐观的人却能在每个困难里看见机会。

层出不穷的软件产品造成了一种错觉哄堂大笑,那就是超宇宙社交似乎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你无法量身订做生命里的各种情形,但你可以量身订做面对那些情形时,自己的态度。但随着Gel APP因隐私、延迟、卡顿等问题被迅速下架一丝不苟,喜让也因画质粗糙、加载缓慢而饱受诟病满面春风,彩虹宇宙评分一直维持在2分左右,若你能改变你的思考方式,你就能改变你的人生。另外情投意合,前几天下架的党岛还没有带来颠覆性的体验专心致志,也没有取得商业上的成功,若要成功,就必须先相信自己是可以做到的。

热度过后一五一十,目前千头万绪,超宇宙社交平台的set同质化严重日积月累,技术还不成熟,和人路路通,惹人头碰痛。捏脸、3D影像、反串已经成为标配手舞足蹈,但实际效果就像是给古老的修炼游戏增加了一个社交功能情同手足,没有办法给用户带来身临其境的现实体验,秀才饿死不卖书,壮士穷途不卖剑。由此小心翼翼,有投资人表示神采奕奕,元宇宙这个词都快要凉了画龙点睛,还没有出现一款能真正代表行业的产品,人勤地生宝,人懒地生草。和袁宇宙社交还在热度和概念上日新月异,更不要说超越微信和QQ两座大山了,麦秀锵锵,四十五天上场。

理想情况下名列前茅,Metauniverse对传统社交的颠覆在于“数字虚拟世界”齐心协力,不同于文字或视频的交流方式,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双方可以用更真实的数字形式进行交流和互动滔滔不绝,所以任何仍然局限于手机屏幕的App都不是超宇宙,大伏勿搁稻,秋后要喊懊恼。

据腾讯IEG部负责人杨彦哲介绍心口如一,相比VR和社交舍己为人,他认为一个高度现实的开放世界五体投地,游戏和泛娱乐内容吸引用户,说归说,笑归笑,动手动脚没家教。平台提供底层创作工具后博学多才,会产生大量的PGC和UGC内容,逢着瞎子不谈光,逢着癞子不谈疮。在平台聚集了足够的C端流量和用户时间后东奔西走,线上交易平台将与虚拟世界广泛连接安然无恙,虚拟与现实之间的货币将形成交换机制,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在这个阶段柳暗花明,会出现电子商务和生活服务的深度融合,闹里有钱,静处安身。

然而众所周知,这将涉及更复杂的问题,棉花烂田雕,胜如买粪浇。隐私、知识产权、金融都将被Metauniverse重塑和颠覆举不胜举,这不是一两家企业可以独自解决的问题,君子之道对君子,小人之道对小人。而且由于没有明确统一的监管措施天经地义,很难避免利用“超宇宙投资项目”的名义吸收资金惊天动地,包括编造虚假的超宇宙项目投资万众一心,打着超宇宙区块链游戏的旗号进行诈骗胸有成竹,恶意炒作超宇宙房地产的钱无所不晓,变相从事超宇宙虚拟货币的非法获利等,一心读遍圣贤书,三心二意无益处,四书五经励我志。

03 弗兰肯斯坦

技术还没成熟四海为家,概念先行夜以继日,是元宇宙的现状,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另一方面左思右想,我们发现我们讨论的大部分问题欢天喜地,无论是关于元宇宙的沉浸体验甜言蜜语,还是它的弊端连绵不绝,都是以实现这样一个理想化的元宇宙为前提的理论和想法,六月勿热,五谷勿结。但是,超宇宙能否完全实现,目前尚无定论,腊里盖泥如盖被。毕竟目前出来的产品只是满足了部分需求,鸟是三顾而后飞,人是三思而后行。

比如大脑要想完全进入三维数字世界,是身临其境的,头显至少要达到最低60fps的帧率、等效刷新率、最小100度视野的技术标准,至少要达到20毫秒以内的速度才能真实,三更火,五更鸡,须眉仗笔写华章就算目前的硬件设备能满足要求,这些也只是开始,不下水,一辈子不会游泳;不扬帆,一辈子不会撑。接下来的姿态更新率和图像刷新率需要更精确的技术控制来保持舒适性,但目前大部分头显都无法满足所有人体器官的长时间沉浸,君子求诸已,小人求诸人。

元宇宙六大支撑技术图源《元宇宙通证》

元宇宙六大支撑技术图源 《元宇宙通证》

有从业者提到:现在的目前阶段的元宇宙应用,背后并没有创新技术的加持,本质还是融合技术的应用及存储、网络、算力、性能的综合提升,天不生无碌之人,地不长无根之草。元宇宙,更像是软硬件、通信技术、加密货币、区块链、AI、物联网等技术的拼接,宁为蛇头,不为龙尾;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想要完整的3D呈现几乎是不可能的,设备和宽带速度都无法支持,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成功还取决于通信业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水平,以及数据科学和半导体等基础学科,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要穿棉。一场春雨一场暖,十场春雨要穿单。

所以,如序言所说,目前称元宇宙为下一代互联网似乎有些牵强,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现在主流终端还是手机,而头戴设备的C端渗透率五年内不会有太大增长,种田不熟不如荒,养儿不肖不如无。忠诚的`朋友是千金难买的。目前VR、AR、XR的主流渠道还停留在B端,腊雪春溶,棉花堆到正梁。

所谓的教育、文化旅游、医疗和工业的元宇宙仍然是数字双胞胎的陈词滥调,有理不在言高,有话说在面前。产业链没有升级,没有统一的协议,只停留在模拟的层面,腊雪开场,穷人饭粮。另一方面,单个场景的开发,比如Meta的一个会议场景,成本很高,构建更大的元宇宙的成本不是所有公司都能承受的,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澹泊无以明志。复制一个概念,贴上标签,那些孤立存在,自称是元宇宙的产品,自娱自乐,白露天气晴,谷子如白银。这只能是泡沫,而不是描绘成乌托邦的元宇宙,一个巧皮匠,没有好鞋样;两个笨皮匠,彼此有商量;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

虚拟世界的出现是因为人们希望弥补现实世界中缺失的东西,山高自有客行路,水深自有摆渡人。从这个角度来看,虚拟世界并不是现实的简单映射,当你看对了方向,你就会发现,原来世界是一个大花园。元宇宙的出现在于人们期望重构人与社会的关系,大熟年成,隔壁荒。当我们真正感受到虚拟世界的一切时,发现它并没有与现实融为一体,而是完全脱离了现实,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但是,相对于技术,这种状态可能是超宇宙更难解决的问题,观棋不语真君子,举棋不悔大丈夫。

上一篇:没有啦
共收录0个网站,0个公众号,0个小程序,0个资讯文章,0个微信文章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收录标准 广告合作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百度地图 网站地址
点击收藏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版权所有©(2019-2022)www.shoj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琼ICP备2022006257号-5
网站声明:本站所有资料取之于互联网,任何公司或个人参考使用本资料请自辨真伪、后果自负,神界网络科技不承担任何责任。在此特别感谢您对分类目录网的支持与厚爱!